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战争学院

政协委员提议严惩五毛党 矛头指向中宣部

时间:2019-01-19编辑:生与死轮回不止

【图片声明:图片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!】

  

  政协委员提议严惩五毛党 矛头指向中宣部

  【大纪元2013年03月04日讯】(大纪元记者李净报导)中共政协委员施杰将在政协会议上提出议案,要求严厉依法打击执行中宣部指令并钳制网络民意的“水军”、“五毛党”等官方网络评论员,对滥用公权的网监部门相关责任人追究其法律责任。对此民间舆论普遍表示支持,而分析认为,施杰这次提案要求严惩“五毛党”,在官方看来其矛头显然是指向中宣部。

  施杰提案 严惩“水军”“五毛党”

  据四川政协网2日报导,驻川全国政协委员施杰日前表示,将准备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上就网络立法提出建议,“让政府学会倾听,学会打捞最真实的民意”,“让公民学会表达,学会甄别最真实的公共信息”。

  施杰提议应该严厉依法打击恶意控制、引导、左右网络民意的不法行径,包括民间俗称的“水军”、“五毛党”等,并对恶意滥用公权的网监部门肆意删帖追究相关责任人的法律责任,优化网络民意表达环境,遏制网络暴力。

  他认为,官员的收入、财产,公众人物公开的言行、生活作风等,理应接受公众监督。因此,他建议从监督限制公权力的角度,建立对官员、公众人物的网络监督体系。

  施杰还提议应设立网络发言人制度,就网络举报的官员涉嫌腐败问题的调查情况进行公开及时的答复;为防止举报人遭打击报复,对举报人的信息一律保密。

  对于今年施杰所提严惩“水军”“五毛党”的提案,公众表示支持,著名学者何兵对此跟帖称“依法打击五毛”。民众“白云谁侣”说:“同意,误导舆论的五毛和现实中造谣生事的坏蛋没有区别!”还有民众认为该提案“太给力了”;“可以代表我”;“这才是真代表”。

  为掩衣俊卿淫乱 北京宣传部动员200万“水军”

  作为中国“醉驾入刑”提案第一人的施杰律师,曾在2010年中共“两会”上提交了一份《关于增加危险驾驶罪的建议》提案,不久提案被采纳。不过大陆分析认为,施杰上次提案立法多侧重于民间且能够推行,这次谏言要求“网络监督公权力”并建议惩办“水军和五毛”的提案,在官方看来其矛头显然是指向中共宣传部。

  在不久前因淫乱生活问题而被解除副部级职务的刘云山的心腹、中央编译局局长衣俊卿,在被解职当天,隶属中宣部的北京宣传部长高调要求北京二百多万的体制外宣传员,要加强微博灌水,“占领网络阵地”。

  据《新京报》报导,1 月17 日,在北京宣传部长会议上,宣传部长鲁炜重点动员,北京要加强网络信息监控,要推进网络实名制管理、手机实名制管理、微博客、社交网络等的管理。

  宣传部长还要求体制内的六万多、体制外二百多万宣传员要应用好新媒体,“看微博,开微博、发微博,研究微博”。二百万水军的现身,引发各界强烈关注。

  维护政权安全 中宣部积极推广“水军”

  所谓“水军”、“五毛党”是网络上对网络评论员的一种别称,用以象征性地讽刺网评员每发一帖能挣五毛钱。他们通常以普通网民身份,发表拥护中共(或相关部门)的内容,围攻批评政府的网络声音,或采取其它网络传播策略,来试图达到影响、引导和制造网络舆论的目的。

  中共党报《光明日报》曾在2005年5月曾发表评论称,“加强舆情信息工作,维护党的执政安全”。

  2006年5月,中共合肥市委宣传部网站一篇考察报告中提及,长沙市委外宣办约于2004年起雇佣网络评论员,其工作为向市领导报送“舆情”。这是被披露的最早的网络评论员的出现之一。

  2006年12月,官方媒体中新网报导称,山西省首批网络编辑和网络评论员培训班开班仪式在省城太原举行。中共山西省委常委、宣传部长高建民强调称,要按照中宣部“大力发展、积极利用、有效占领、科学管理”的要求,充分发挥新闻网站引导网上舆论的主力军作用。

  网络雇佣军“五毛党”

  网络评论员一般由一些隶属当地政府宣传部门领导。现在很多突发的时事之后,均有网评员参与到网络的讨论中。

  对于“表现突出,引导得力”的网评员,会给予额外奖励。例如新华网2007年度优秀网评人评选,共有10名评论员获奖。其中一名获奖人、“喝采”系列网评作者亦菲表示,发一篇文章可从其发表的网站上拿四、五十元的稿酬。

  根据2006年5月中共合肥市委宣传部网站上公开的《关于南昌、长沙、郑州宣传文化工作的考察报告》,湖南省长沙市的网评员底薪为600元,每帖按5角钱加薪。这也被普遍认为是“五毛”一词的由来。

  中国大陆和香港的网民使用该词来讽刺这些受雇的网络评论员。由于网络舆论普遍认为,网评员仅仅是为了钱,而为当局“出卖良心与灵魂”以“混淆视听”,在公众眼中其行为被视为助纣为虐钳制民意的恶行。

  (责任编辑:徐亦扬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