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德玛西亚

千万里爱的追寻

时间:2019-01-11编辑:生与死轮回不止

【图片声明:图片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!】

  

  千万里爱的寻觅 推荐人:cishengbuyu 来历:李霄凌 时刻:2012-09-19 18:47 阅览:

  朋友邀我去深圳画院看一个拍摄绘画展。举行画展的是以雪域高原为体裁的抽象派画家、青年艺术家东方。这是一个性格粗暴、穿戴特殊的男子汉。

  。从攀谈中我得知,他历经8年,屡次进藏,不只为了寻求艺术,更为了找寻心中的藏族姑娘。

  雪山救命,缘牵一线

  东方出世在青藏高原的兵营中,他15岁从军,19岁考上解放军艺术学院艺术系,20世纪90年代中期转业,来到深圳。他虽然身在敞开特区,但心中总有解不开的高原情结。

  1995年,东方用6个月时刻,骑摩托车从深圳经广东,广西,贵州,四川,青海到西藏,进藏再由前藏到后藏……在这横跨我国南部的“野外采风”中,东方遭受了意想不到的困难:盛暑、酷寒、暴风、暴雨、雪崩、沙尘……越向西就越是人烟稀少。东方不得不常常风餐露宿。由于找不到人家,补不了物资,他一路忍受着饥饿、干渴、膂力过度透支。

  有一天,他早上动身时还万里无云,正午俄然暴风高文,鸽子蛋巨细的冰雹铺天盖地出人意料……他眼前一黑,连同摩托车一同栽到山下……

  不知过了多长时刻,他听到一个细微的嗓音焦急地呼喊:“阿哥!阿哥!你醒醒!”他尽力睁开眼,看见风雹巳停,一张含糊的小脸正仰望着他。他的头正枕在她细瘦的小臂膀上,她手拿着一个牦牛皮做的洪流囊,往他的嘴里灌清水……

  一股清泉下肚,东方醒过来了。他总算看清,救他的是一个藏族小姑娘,有十三四岁的姿态,圆圆的脸上泛着高原人特有的红潮,一双异乎寻常的眼睛乌亮乌亮。最美的是她双颊有一对藏人中罕见的、深深的小酒窝。

  她看东方睁开眼睛,惊喜地喊:“巴桑,你守着汉族阿哥,我去找阿爸!”应声过来了一个十来岁的藏族小男孩,死后是一条蹦蹦跳跳的牧羊犬。小巴桑不太会说汉语,但他明理地遵照姐姐的吩咐,用单薄的小脊背扛着东方的上半身,尽力让他坚持坐姿(为维护心脏),静静地等候。

  两三个时辰曩昔后,小姑娘总算和一个健壮的中年康巴汉子骑着牦牛车气喘吁吁地来了。一家3口通力合作,将东方和他的东西都抬上牛车,路上,东刚才知道这当地是川藏交界处的大山,小姑娘名叫普布卓玛,在坝子里上学,每月回家一次。这次回家途中正好赶上暴风冰雹,她在路上发现了昏倒的东方,焦急万分,周围荒无人烟,她只得在山头吹起求救的牛角号,正好她的弟弟听见发号声前来接应。卓玛要了弟弟的皮水囊,救活了东方。

  翻过了一座很大的山头,风光聚变。眼前是一个峡谷,谷底铺着一望无际、点缀着耀眼野花的柔软草地,这就是卓玛的家!一顶健壮的大帐蓬,帐蓬内铺着艳丽的藏毯,牛粪灶上一把铜茶壶锃亮耀眼,画着彩色宗教图像的矮桌上,早巳放好了烤羊腿,酸羊乳、草菇汤……慈祥的藏族妈妈用藏语对东方说:“孩子,吃吧,吃吧,这都是给你预备的……”

  东方的右腿痛苦难忍,脱了衣服浑身多处都“遍体鳞伤”吓得卓玛和巴桑惊叫起来!卓玛的父亲连声说:“不妨碍!咱们这儿有个出名方圆几百里的门巴(医师),比你更重的伤他都能治好,我这就去请他!”卓玛也用她那带四川味的普通话安慰东方:“阿哥,你不必忧虑,强巴大叔的医术高着呢!你用上他的藏药,不多久就会像匹快马,在山沟里跑起来。”

  黎明时,卓玛的父亲和强巴走进帐蓬。医师确诊:东方右腿骨折,还有脑震荡,医治后假如不再发作昏倒就有救。

  一觉醒来,巳是傍晚。他觉得神清气定,既不头晕也不厌恶了,帐蓬里只要卓玛。卓玛惊喜地说:“阿哥你醒了!强巴大叔说你要睡两天,成果你只睡了一天就醒了!”卓玛的爸爸是邻近林场的工人,每天要上班,小弟弟巴桑也刚上了“马背小学”家里的羊、牛靠妈妈放牧,护理东方的使命就由卓玛承当。为了照顾好东方,卓玛特别让阿爸去校园请了假。

  东方在卓玛家养伤100天,藏医强巴每隔几天就骑车来复诊。小卓玛每天给他喂水喂饭、端屎端尿、擦肩洗衣……天好时,她就把东方移到帐外,给他唱歌跳舞。天高云淡、草绿花香、万籁俱寂,惟有卓玛这个美丽的精灵在东方的身边和心里旋转。

  东方给这个比自己小15岁的藏族阿妹讲了不少大山外的事:城市、大海、火车、轿车、地铁、飞机……他鼓舞小卓玛好好学习,将来到外边做大事。东方临走前,卓玛塞给他一个牦牛皮钱包,上面的藏绣非常精美,里边是5000元钱。卓玛说:“阿哥,你出来时刻不短了,这是给你坐飞机回深圳的钱,不知够不够,传闻机票可贵着呢!”

  东方了发现她颈上挂的那串祖传几代的珊瑚珠不见了!卓玛说珠子拿到坝子里换了10000块钱,给了强巴5000元做医药费,剩余的全在这了,东方很过意不去,可也没办法:出事时他的钱包滚下了万丈深崖……

  她是他心中的雪莲花

  东方从高原采风带回了很多的录像、相片和绘画,一炮打响,不光深得深圳市民的好评,还引起了艺术界的广泛重视,而海内外的画商也包围了他。

  他给小卓玛寄去了20000元钱,但3个月后,钱又被退回来了,由于“地址不详,查无此人”。东方当即以最快的速度回来那个峡谷,芳草仍旧,湖水仍旧,却杳无人踪。他包了一辆车,把邻近几百里都搜索了一遍,仍是没有收成。卓玛一家,还有藏医强巴,这从前活生生的全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!东方想,莫非是他在做了一个梦?可右腿清楚还在隐隐作痛啊!

  东方颓废地回到了深圳,时光在繁忙中消逝着,虽然身处的环境花天酒地、美女如云,但东方忘不了西藏,忘不了卓玛,他们是高原上价值连城啊!他每年进藏一至两次,他转遍了全部藏人居住区,可是他再也没找到卓玛!

  转瞬,东方满30岁了,爸爸妈妈、战友都为东方的婚事着急,他也巴望爱情,但他需求的是既喷着热血又通明得像水晶相同的爱啊!

  他屡次梦里回到卓玛的家,看到小卓玛脸上那一对酒窝。他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分,拿出卓玛送他的牦牛皮钱包,耳边好像响起了卓玛的声响:“阿哥,这儿是5000元钱,给你买回深圳的……”

  东方曾到过北京西四珠宝一条街,在那儿他看到到一串西藏的人工珊瑚项圈,价格竟高达数万元,小卓玛的那串是天然的,且传上了百年,为了救他,她10000元就将这传家宝脱手了!他俄然彻悟:小卓玛那样的姑娘才是他的所爱呀!由于她美得象雪山女神,而她的真情又像火红的珊瑚珠无价可估!他的爱情一向不顺,就是由于卓玛藏在他心灵的最深处啊!他祈求着:卓玛啊,你快快长大吧,等你长大了,我必定娶你回家!

  不远万里,寻觅真爱

  东方又开端了骑摩托车进藏的人生之旅。他对那片奥秘的雪域高原,对那里质朴仁慈的人们有说不尽的爱。卓玛那有着一动听酒窝的美丽脸庞,跟着时刻的推移,越来越明晰地刻在东方的心里,他就是竭尽终身的时刻,也要找到卓玛!

  一次次的西藏之行和对卓玛的怀念,给东方的艺术生命注入了巨大的能量,他在艺术上获得了史无前例的打破,但是,他仍是没有找到卓玛。他只要把整个西藏都当成了他的爱人。他在进藏的路上沿途收养藏族孤儿,成了17个藏族孩子的爸,他担负了他们读书日子的全部费用。

  2003年初秋的一天,东方到西藏大学去看一位朋友,恰逢校园开学,同学们欢欣鼓舞,热闹非凡。在群舞的姑娘中,东方发现了一个盛装的藏族女孩,她舞姿轻盈似曾见过!挤到细看,姑娘长着一张秀气的圆脸,苹果相同光润,眼睛乌亮乌亮,面颊上一对酒窝若有若无,……东方激动地大喊:“卓玛!卓玛!姑娘却没有反响,待他挤进舞场,姑娘巳像一阵清风般消失了……

  是啊,自知道卓玛至今,巳是数年曩昔,卓玛到了读大学的年岁了!冥冥之中一个声响提示东方:卓玛或许上大学了!所以已经是35岁的东方,决议自费进入西藏大学学习藏语,以便今后更好地与卓玛和藏族亲人们沟通。他想或许哪一天,会在这儿碰上卓玛。

  入学数日后的一个晚上,东方坐进了八角街的一个咖啡厅里,一边看着小卓玛送他的钱包,一边垂泪。俄然一阵笑声传来,一群女大学生拥进咖啡厅:她们是来给朋友过生日的。一个姑娘悄悄走近他:“哥,能换张桌子坐吗?”他一抬头,只见一个身材苗条、黑发披肩、穿一身绛红色牛仔套装的年青姑娘站在身边。假如不是她双颊上的红潮说明晰高原人的身份,谁也不能将她和大都市的时髦青年分隔。她精巧的圆脸、乌亮的眼睛、闪烁的酒窝……她不就是那天自己错以为小卓玛的女孩吗?东方不敢造次,只说:“你能帮我找一个人吗?她叫普布卓玛……”姑娘却看见了他的皮钱包,一把抓在手中细看,又把东方仔仔细细审察一番,失声喊道:“哥!东方!真的是你!真没想到,会在这儿碰上了你!”东方疑问地问:“你是……”姑娘说:“我是小卓玛呀!那年你在我家养过伤。”出人意料的巨大美好让东方几乎晕倒:他不敢相信,这个时髦的女孩就是当年那个质朴又羞涩的小卓玛。

  女孩拿出了一个小夹子递给他,那是一本退伍军人证,扉页上是东方的相片和姓名。这是东方当年留下的信物,她一向随身带着,果真是她——普布卓玛!东方霎时间有种历经万难,终到“西天”的激动,他趴在桌上放声痛哭!

  本来,在东方脱离不久,小卓玛的爸爸就去了后藏,一家人搬到了亚东大山里。现在卓玛巳是环境科学专业的大三学生了!

  东方质问卓玛为何不往深圳写信?卓玛说是这藏人的习气:凡到雪山来的人都是咱们最真挚的朋友,咱们可以用自己的生命救他们;可朋友脱离了雪山,咱们就不自动联络。藏人祖祖辈辈就是这样日子的!东方说他要还给卓玛医药费,但他终是开不了口-他不能用对待常人的方法去对待卓玛,他忧虑会损伤她。他与卓玛之间是一份最美丽最纯真最真挚的爱情啊!

  东方向卓玛谈了自己屡次进藏寻觅他们的阅历,拿出厚厚的一本画册,上面画的都是他心中的卓玛……聪明的卓玛脸红了,她流着泪说:“阿哥,想不到你是这样一个有情有义又有心的安多汉子啊!

  其实,几年前,年岁尚小的卓玛就对东方非常敬佩。由于他竟能独自一人开一辆摩托车进大雪山!他负了伤但他从不喊疼不想家,嘴里有说不完的风趣故事,更奇特的是他手中的笔,画什么像什么,并且画的满是西藏!如此爱西藏的人,卓玛怎会忘了他呢?所以,东方一向都在卓玛心中,由于东方的话总在她耳边响着,她立志要学有所成。

  就这样,虽然有15岁的年岁距离,普布卓玛和东方仍是真挚的相爱了!东方象保护自己的眼睛相同呵护着卓玛,卓玛用藏族姑娘特有的挚爱报答着东方,知情者说他们是“天上神仙到人世”。

  东方和普布卓玛一道去了亚东大山里,看望了卓玛的爸爸妈妈。两位老人和已上高一的小弟巴桑,看到了东方踏遍西藏的山山水水,历经8年找到了他们,惊喜万分。为了欢迎远方的客人,藏家的女婿,巴桑还特意吹起了牛角号,散居在山里的乡亲们都来了,专为了东方和卓玛搞了隆重的篝火晚会。年青人跳起了锅庄,老人们喝着青稞酒,欢笑声响彻天边……

  假日里,东方带着小卓玛去了深圳,卓玛第一次坐上了飞机,火车,轮船.东方决议今后要和卓玛去亚东,永久日子,住在美丽的西藏!

  (摘自2004年第7期《读者》,作者:李霄凌

上一篇:失明的画家

下一篇:爱情与婚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