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艾欧尼亚

甘肃被抓记者后续:曾遭酷刑全家受惊吓

时间:2019-01-21编辑:生与死轮回不止

【图片声明:图片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!】

  

  甘肃被抓记者后续:曾遭酷刑全家受惊吓

  【大纪元2016年12月28日讯】甘肃省《兰州晨报》记者张永生曾遭到“钓鱼执法”被捕入狱,日前有媒体披露内情,张曾遭到警方酷刑逼供,获释后他被官方要求签署“封口协议”要求“四不”。此次身陷囹圄对张永生已构成重大打击,使他严重缺乏安全感,而他的家人更是惊吓过度。

  当地媒体被噤声 官方封口协议要求“四不”

  据《重庆晨报》报导,2016年1月7日和8日,驻甘肃省武威市的《兰州晨报》记者张永生、《兰州晚报》记者雒某某(女)、《西部商报》记者张某某等三名记者先后失联。25日,武威市凉州区检察院决定,三名记者涉嫌“敲诈勒索罪”,张永生被执行逮捕,雒某某、张某某被取保候审。

  2016年1月28日,上游新闻—重庆晨报记者以《甘肃记者涉敲诈勒索被捕 报社:警方涉嫌“钓鱼执法”》率先对该起引发争议并众所关注的记者被抓事件进行了公开报导,此后持续报导直至张永生被微罪不诉获释,并披露了张永生在看守所内的种种遭遇。

  一年过后,《重庆晨报》记者通过多个信源证实,张永生获释后深居简出,严重缺乏安全感,甚至走在路上不时回头注意身后是否有异常情况。

  《重庆晨报》记者在甘肃武威发现,尽管三名记者被抓事件已过去近一年整,虽然官方和媒体关系从表面上已经过去,但实际上关系依旧紧张。

  兰州市发行的多家主流媒体以及所办的官方网站,《兰州晨报》、《兰州晚报》以及《西部商报》,关于武威的新闻几乎绝迹。当地媒体人士透露,自从三名记者被抓事件后,在武威发生的时政和社会新闻再也没有出现在《兰州晨报》上,另两家媒体也只是偶尔报导武威一些零碎的文化新闻。三名当事记者中,除了张永生已在内部转岗外,另外两家报社的当事记者也基本不采访武威新闻。

  “尽管人出来了,但要露面还是很难。”接近张永生的人士告诉记者,因全家老小还在武威,张永生从看守所出来以后,这一年几乎没有在媒体上露面,也不敢接受任何采访。

  该人士说,张永生当时出来时,还和相关方达成了一个私下封口协议,答应不翻供、不串供、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,不发表任何言论,目的是让这起甘肃武威抓记者事件影响逐渐消除,直至被人淡忘。

  张永生获释后,当地官方曾经公开承诺要进行国家行政赔偿,并追究执法过错责任,但时至今日已近一年,凉州区、武威市、甘肃省三级官方,没有通报给公众一个处理结果。

  警方酷刑逼供

  2000年,张永生进入甘肃《兰州晨报》,一直工作至今,写了大量的舆论监督的稿件,从而得罪了当地政府,多次受到当地官员的侧面警告。这次被捕事件对他构成了重大打击。

  据报导,张永生在被关押期间,遭遇了警方的疲劳审讯。虽然他名义上以嫖娼被行政拘留了,理应收押到凉州区拘留所,但却迟迟没有送去拘留所,一直在刑警队的审讯室里。警方在开始审讯时根本就没提到“嫖娼”的事,而是直接问他,你这两年犯了什么罪,自己交代;你当记者这些年,敲诈了哪些单位、敲诈了哪些东西?

  知情人士介绍, 在被行政拘留5天后的1月14日上午10点,张永生被转入凉州区公安局看守所羁押。在看守所里,张永生遭遇了特殊待遇,为此严重缺乏睡眠。此外,张永生还被羞辱。张也曾被疲劳提审。

  

被抓前的张永生生活照。(网络图片)
被抓前的张永生生活照。(网络图片)

 

  挣脱牢狱又身陷囹圄 家人受惊吓

  2月6日,张永生被取保候审后,身边的朋友发现张永生整个人改变了,人变得恍惚、脸部浮肿、沉默寡言,似乎精神遭遇重大打击。以前那个意气风发、大胆敢言的记者张永生不见了。

  接近张永生的人士转述说,张永生后来承认的敲诈的事实际上全都是被强加的。那些所谓的敲诈对象都是政府单位,“是往年政府的人给张永生送的礼,从2009年算起,一共才5000元”。

  知情人士透露,被抓事件对张永生的打击最大的就是让他失去了安全感,给家人造成了过度惊吓。

  虽然被抓事件过去近一年,42岁的张永生依然严重缺乏安全感,平时都深居简出,烟瘾变得比以前大,每天经常闷在家抽一包烟;很少出门应酬,基本不去热闹的场所,走在路上会不时回头注意身后是否有人,和熟人谈话时会主动关闭手机。

  对于张永生的家人,更是惊吓过度。张永生的孩子在上学,妻子则在一家单位上班,张永生被抓后,家人都非常紧张害怕,担心张永生再被抓走。#

  责任编辑:李明宇